M痛很多年但觉不是病

肯定不是好人-.-

最爱Cherry Red

       她写这个题目的本意,系想讲最爱樱桃红的。结果很纠结就是,阿Pok见到个题目之后,就笑她话,最爱处女红?最近真系重口佐沃。她超级囧地无语了O__O”…

 

       她5系5知cherry有处女膜的意思,但系正常人一般都只会想到樱桃红的是吧?特别是学医的freaks,这么典型CO中毒的嘴唇颜色怎么可能会想歪?但系阿Pok明显工业设计图纸画多佐,boring过头,结果听到处女膜都要兴奋N耐?

 

       ……她完全处女膜无感。咁搞法做个阴查都麻烦多多的事情,她只会觉佢阻住,而不会有所谓“处女红情节”咯frankly speaking.再者,其实做开手术都知,操作ing的时候见血真会显得你特无水平的一件事——即使毛细血管出血都即刻要用纱布擦干以保持手术视野清晰,更何况处女膜出血甘大剂咧——所以系她对她gf做某种操作的时候,她绝对不希望见红啦,仲讲咩【最爱处女红】啊搞笑。

 

       算了,反正最后她只系发现她被阿Pok个死婆变相调戏佐。

 

       再次O__O”…

 

1.

 

       “……来见习第一天就迟到哦,这班师弟师妹果然拽得二五八万。”

 

       ——好吧,她就是拽得二五八万的师弟师妹中的一员啊囧。

 

       “君老师最看不惯这种了。”

 

       “因为赵博老是这样——太把自己当博士了,忘了自己本质是个医生。”

 

       “你讲得小声点,小心不要得罪别人。”

 

       ——对的,虽然她听了是没什么,毕竟她是师妹;但是估计“赵博”听到了,肯定就会对你有一定想法的,师姐。

 

       “怕什么。我除了偶尔会来大治疗室帮忙,其他基本上都没犯什么原则性错误。”

 

       ——“师妹,你是不是还没找到电频治疗仪,就放在最里面的治疗室的桌子上,还没找到吗?”

 

       “不是师兄我——”当时她很想阻止细师兄就这么冲进去的,但是他连话都没听她讲完。结果:

 

       “咦?师姐你们怎么也在?”

 

       “我落枕了,所以叫Cherry帮忙做个理疗。”

 

       “开乜玩笑?麦师姐你5系康复医师乜?自己开单自己做都得啦?”

 

       “理论上系,不过我想叫Cherry姐一起参考下。互相学习啊嘛。”

 

       “互相学习?”细师兄笑得一脸的不怀好意。

 

       她跟在他身后走进去,刚好看到师姐A坐在治疗椅上,师姐B站在她身边,完全姿态体位都十分自然而又正常的样子,除了师姐A打扮得有点Tomboy之外其他并无特别。于是开始觉得细师兄讲话怪怪的。

 

       “师妹你是学临床的吧?”

 

       她点头。

 

       “师妹是过来拿电频治疗仪的,我正好给你们互相介绍一下,这位麦师姐,这位查师姐,这位是康复辅修班的临床师妹。”

 

       “临床专业,辅修康复?”师姐A,即是麦师姐问。

 

       “辅修是什么?跟选修差不多的吗?”查师姐叶问。

 

       “差不多。”其实她紧张,特别是面对两位女生都那么漂亮——虽然是完全风格不同的美,但还真不是一般地让人看着养眼。早上刚来到的时候就有留意到两位大美女了,只不过她实在没心理准备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由细师兄这样引荐,真的有点言语不能,特别是突然一屋子三个人焦点全聚她身上。

 

       “叫佢Cherry,叫她麦麦,5使跟你细师兄叫我地师姐啦,叫老噻。”

 

       “叫师姐都嫌老,麦麦就不怕师妹笑你装嫩?”Cherry在一旁无奈笑道。

 

       细师兄比较夸张:“师妹你居然识讲白话?”

 

       “的确识嘅。”其实她早上一直在跟推拿的老师学手法,还没正式跟细师兄你认识,所以你不知道也是可以理解的……吧?至于麦麦师姐是怎么看出来的,难道她讲普通话有那么破绽百出么囧?

 

       “喂你究竟系5系嚟拿电频仪嘎?快d拿佐就返去啦,而家5使开工乜?”

 

       “师姐你典型嘅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沃。”

 

       麦麦笑,笑得很有恐吓意味的霸气,细师兄速度妥了。然后灰溜溜夹着尾巴就带她走了。

 

       2.

 

       很久之后Cherry问她,对麦麦的初印象是怎样的,怎么那次在治疗室会紧张成那样。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很坦然地回答她这个问题。

 

       其实——麦麦是很有味道的女人。虽然有点T,但是一点都不掩盖她长得好看到过分的本质。从第一次见面就觉得她特别,再见更是觉得惊艳,之后就一直不再敢直视她的眼。

 

       都说画龙点睛,在人身上也一样,最传神就是眼睛。若如此直白地对视,她怕会被那样的女子摄了魂。

 

       再者……再者即使她更倾向于承认自己系T,不代表她就会对别的T都完全无感。虽然她5系BI,但她其实5系T得那么彻底,说不定会H吧,反正她立场也没多坚定来着。所以全世界都以为她一开始应该喜欢上Cherry的时候,其实她反而对Mivian会比较有feel.

 

       由此她更加不知道怎么在Cherry面前跟她讲这件事,她总不能说你家那位长了张太过招蜂惹蝶的脸这样吧?真不知是赞扬还是挪揄了,这么不怀好意。

 

3.

 

       在康复科见习其实也没多忙,大概是因为她只是辅修这个专业的缘故吧,所以觉得还算轻松。于是每天11点左右她就开始想着中午饭又到哪里解决的问题,溜达来溜达去就只等下班。

 

       特别是见习的前两天,她被安排跟着按摩医师学习,很早就没什么事情可干。十一点二十,就可以准时去大治疗室接叶符——其实也不是接,就是约着一起去吃个饭而已,同行还有另外一个康复辅修班的同学,检验系的一位小帅锅,人长得很阳光的,跟叶符关系貌似不错?反正——平时经常见他们两位一起有说有笑的,应该……应该。

 

       哀,有些话就是不用讲明白大家都心照不宣怎么回事的了,大不了就是吉吉又当一回几千几百瓦发光发热的电灯泡而已,也没什么的。

 

       到了大治疗室,见到大家都还在各忙各,特别地热闹,根本就不是一清早刚到时的那么冷清。还好虽然大家那么忙,但是叶符小美女还是很得闲的,坐在一边被干晾着,一见到她来像见了救星那么兴奋地蹦跶了过来。

 

       她于是问,你没事干啦?居然还可以那么有空地一边呆着凉快!翘着二郎腿很悠闲喔。

 

       叶符速度环视现场一圈,她的视线也跟着做了下现场扫描,结果发现检验帅锅他居然也在,正跟着针灸老师在那里干得那个热好朝天地起劲——抱着很见习生的心态,瞬间吉吉就醋了:凭毛线人家见习见得那么忙那么多事做的她十一点才刚过就被带教老师打发走,她是运气特背还是个人RP囧差那么不幸的!完全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啊喂对比度要不要这么大她心理落差悬殊了!

 

       于是她脱口就问,他怎么会在的?手指直戳检验帅锅的方向。

 

       叶符很明显心态跟她很雷同,十分愤愤不平地说了句,君老师带他过来的呗,还让他记穴位,说有机会让他给病人扎针。语气真的不是一般的酸。

 

       ——好吧,她应该心理平衡点的,毕竟这里是康复科,大家偏爱男见习生多点是十分可以理解的事。

 

       而且……

 

       叶符后面这句没讲完全,她顺着她看着的地方望过去,结果看到了麦麦师姐:⊙﹏⊙b汗,她果然那么明目张胆就滚过来大治疗室帮忙啦?还真不是一般的低调(⊙o⊙)喔!而且,她还真的敢╮(╯▽╰)╭那么特意专属地只帮Cherry师姐一个人……简直不知道讲什么好。

 

       只能说这里民风开放之类的(⊙_⊙)?连叶符这种清纯系小美女都看出不妥的事情来,两位到底是怎么想的,高调成这么个人尽皆知的秀恩爱法?就算Cherry师姐是娇小瘦弱了点,但是麦麦师姐也没见得有多魁梧,再者还有大师兄、小师兄在,麦麦这么昭然若揭就跑来帮忙什么的,总感觉这影响会不太好。

        

       师姐来了之后,小师兄就没让我再去帮忙了。叶符凑她耳边小声地对她说。

 

       她十分理解不了为什么。还在想这件事情发生的逻辑所在,就又听到叶符说,你那边也没事做啦?她们坐一坐吧,等一下XX,一会一起去吃午饭。

 

       哎呦还要等啊?她还以为叶符这样羡慕妒忌恨之后,索性会赌气跟她讲说什么她们先下班先去吃午饭不等XX之类的话……哀真失望。不过,这样看来那两位交情还真不是一般般,她很识相地想找借口不跟他们一起吃饭,不然真的很碍事的佐作别人撑抬脚什么拍拖什么的。

 

       结果,她就一直很乖很安分地陪着叶符坐等检验帅锅下班,一直等到清场另外两只叽叽喳喳讨论要到外面哪里吃午饭,她还没纠结出个所以然来找到很好的借口可以不去参加三人小聚餐。艾玛真心讨厌屎,这样算什么,她超郁闷了:真心觉得自己多余了╮(╯_╰)╭

 

       4.

 

       好不容易,老不自在地吃完了午饭回来,因为君老师很好心地给她们安排了午休的地方,所以中午可以睡治疗室。不过——

 

       为什么不去大治疗室?(针灸和推拿治疗室这边真的很大股中药味囧还蛮呛的……)

 

       因为师姐们在那边休息。细师兄神出鬼没地出现了。

 

       咦,细师兄你怎么也在?连检验帅锅都被吓尿了,没办法细师兄实在太神龙派。

 

       没人性啊,官大一级压死人啊,摆明了就欺负她们实习生要身份没身份要地位没地位要美貌没美貌啊这帮肤浅的女人!师弟你在正好,她们一起搭个床睡吧——没宿舍就算了,还安排睡这里,谁知道会不会睡到一半就被病人喊醒搞医闹拉横幅静坐示威……

 

       ——细师兄虽然你抱着枕头从大治疗室里被师姐们赶出来的样子真心很可怜,但是“睡到一半就被病人喊醒搞医闹拉横幅静坐示威”这个说法实在太扯了吧?这里是社区,不是大医院不至于的吧?而且还是康复科啊囧……

        

       大师兄睡哪里?

 

       他回家睡。或者宿舍吧。我也不太清楚。

 

       回家?(吉吉也想回家。)

 

       大师兄已经出来工作的了,单位分宿舍什么的,很正常吧?(大家一脸看ET的表情看着她,她表示她不知道咯囧。)

 

       麦麦也工作了。

 

       师妹,你不懂的了。细师兄用“痛心疾首+语重心长”的语气,拍着她的肩膀叹道。

 

       ——呃,这件事情吧,她觉得她还是不要懂的比较好了。

 

       这个时候君老师怀里抱着几张薄被子走了进来,见到细师兄,有些突兀地问,仔仔点解你都系度?

 

       老师,学校没安排宿舍俾她地实习生。

 

       你唔去大治疗室?

 

       师姐地系果边休息。

 

       君老师闻言[沉思状]?然后安排道,咁仔仔你地两个瞓里边,两个囡囡瞓果边啦。老师很自然地把她们分到两个小治疗室里分别午睡,而对于两个师姐那么奢侈地独霸了整大间治疗室的行为并未多置一词。

 

       她实在太累了,当时也没想太多,直接就午睡了。

 

       尽管午觉睡得很沉,但是醒得比较早。结果醒了就四处乱窜了。发现两个了不得的秘密大事件了啊囧!

 

       第一件是君老师居然也没回家睡,而是跟着她们睡治疗室——怎么老师也不去打扰师姐们?怪怪的?

 

       第二件——她只是早醒了点,睡完午觉想去个厕所而已,为什么要这样折磨她的小心肝,让她看到麦麦师姐衣冠不整地抱着枕头棉被从大治疗室里出来的样子哀!魂淡麦麦那个样子还性感到要死一副偷腥成功的浪荡小T样!而且小浪麦那么餍足的表情踢拉着人字拖往自己诊疗室走的样子真是烟视媚行到不行:

 

       她居然也涂了艳艳的豆蔻色趾甲,脚踝处还系了编织精细的红绳,半身裙未坠地露出小半截肌肤白白的小腿行走间若隐若现,再循着微喇叭型散开的裙线将视线上移,细细的柳腰在黑色小T的遮蔽下不见丝毫赘肉,再往上——哀身材要不要这么好的啦,前凸后突玲珑有致的身段身材美好的让人简直没话说啦~\(≧▽≦)/~啦啦啦。

 

       被刺激到不想活的师妹她可以再投河否?你身材这么好一小美女,平时有事没事学什么人家装T扮cool搞百合咧?难道真的潮流兴乜?!

 

       5.

 

       其实那天她们完全没干什么。Cherry解释还不如掩饰,掩饰不如无出息,十分此地无银地跟她强调。

 

       她说,好好好,她知道,那天就当她想歪咯。但是老师为什么都不管你们之间的事情?

 

       这有什么好管的?你知道君姨有个女儿不?

 

       她点头。

 

       那你知不知道她女儿28了都还没嫁出去?

 

       她继续点头。

 

       你怎么知道的?

 

       有老病号来看病,跟君老师闲聊的时候她听到的。君老师说这个操心不来的,“囡囡中意大噻,遇到啱噶先算,唔啱由佢唔啱,强求唔嚟“(女儿喜欢就好,遇到对的再说,遇不到对的就算了,感情这件事情强求不来。)

 

       君姨的女儿,好像现在在幼稚园当院长。

 

       咦?

 

       当时其实很不解Cherry这样跟她讲的意思。知道后来跟这两位都很熟了之后,又一次谈话无意间涉及这个话题——

 

       她讲起她有加过les的qq交友群,不过不习惯那里的气氛所以没怎么久待。跟里面一两个小p有聊过吧,不过也不怎么熟的,现在人家都名花有主了,就更没联系过了。

 

       Mivian说,你这都敢啊,那么乱的,吉吉你真是“胆生毛”(够大胆的)。

 

       她说,也没你说的夸张啦。

 

       Mivian说,我就从来都不。

 

       她:哎?

 

       Mivian:我没有参加过这种的。我跟Cherry也不是这么认识的。我们是通过正式渠道的。而且我们到现在都没有说去参加什么les圈内那些大聚会party同志维权活动之类的。那些都很乱的啦。你想想正常婚恋的人哪有去干这种这么不正经的事的嘛。

 

       Cherry:别理这种老古董,她思想僵化得厉害。

 

       Mivian:我才不是。我在你之前单了二十几年,总也有耐不住寂寞的时候,也会很急着想找个gf的。我表妹就是读幼师,我那时候跟她抱怨她们学校les都是一把一把地抓,我还旁敲侧击过想让她给我介绍来着。

 

       她:后来?

 

       Mivian:没了。她死活不肯。给我宣教来着。你不知道,我们家从小到大就我跟她玩得比较来,从小就经常被拿来做比较。我跟她之间,她才是非主流到死,事事出格的那个,这件事上她突然就这么[叛逆]了,她跟我说教的时候都一套套的,大概是她十四五岁的时候早恋被人说得多了,都能背出来现在劝导我了。笑死,我又不跟她一样的是早恋,homo这种事是能改的吗?没文化真可怕还试图就这样讲讲就改变我性向切~!

 

       她:她跟你家里讲了没?

 

       Mivian:没。她说她才不会那么好心帮她come out,有什么要我自己跟家里讲。

 

       她:呃……

 

       Cherry:你不在幼师找,于是后来到底是怎么转移目标来康复找的?

 

       她内心想:哇哦,这个目的性还那么强的啊?怪不得Mivian那死家伙一开始明明是学临床的,后来研究生改读康复了。

 

       Mivian:我大学住校,隔壁宿舍正好是康复系的,有个师妹是个T,帅到要死在她们宿舍很混得开,出出入入都是花团锦簇地围绕,比乾隆微服出巡还要厉害的架势,一天到晚身边没缺过美女,我看她不知几么眼红——

 

       她:对,苏小橙也这么跟我说过,说学康复特别多les的。

 

       麦麦:苏小橙谁?

 

       她:之前网上认识的一小P,比我大一年,我认识她的时候,她跟她家T好像两三年的样子了,她家T好像就是幼师出来的。我那是说我学临床,她还建议我找个康复的,至少有点共同语言什么的。

 

       Mivian:叫你师姐给你介绍个?

 

       Cherry:学康复les很多?我完全不觉得。死麦麦一天到晚没正经。吉吉不要听她乱讲的。

 

       她:……话说我还真想叫Cherry你介绍个来认识下。

 

       Cherry大美女看着还嬉皮笑脸表情坏坏的Mivian,突然恼羞成怒,想要爆发。Mivian feel到危险信号,速度救场:这个改天再说啦,反正吉吉你也不要急在这一时半会儿,当务之急of course先解决民以食为天的问题先啦。

 

       Cherry不满地嘟嘴,但还是心疼麦麦没舍得骂她,起了身很烟视媚行地扭着猫步走厨房去做饭了,留下倩丽背影让人遐想非非。

 

       Mivian:……哀,真的好没出息╮(╯▽╰)╭好想从背后玩偷袭。

 

       她内心想:这个注意点影响啊,毕竟她还在的,你们不要教坏小盆友,而且,秀恩爱什么的去死啦,吉吉还孤家寡人一个人单着(ˇˍˇ)

 

       Mivian:……算了,还是等等带你过去偷偷在厨房外面看看啦。真的超有那种“自此长裙当垆笑,为君洗手作羹汤”的感觉。

 

       她:得瑟得你喲,喂问清楚Cherry姐到底什么家世背景的,你要讲得那么夸张。

 

       Mivian笑而不答。笑容真的是别有深意的那种。

 

       她:反正你还消费的起对吧?

 

       Mivian:走,带你去看看。(顾左右而言他真不可爱。)

 

       Mivian随意地拉起她的手。她赶紧起来跟着,假装不在意地逃离她的触碰。然后两个逗比傻傻地躲厨房外面看文君“理云鬓,着素装,为君洗手做羹汤”。讲起来其实Cherry真乃大美女一枚,身材比麦麦还好,女人味到十足:治疗室里御姐范到爆,带出去逛街又不失小鸟依人,回到家里还特别贤惠,在床上……嗯哼哼,还用说乜,Mivian曾笑言说,矮油,那只磨人的小妖精,她快被她吸干啦~

 

       ——已无法直视。看背影就脑补到高潮。Mivian那厮站她身边已经看到一副(¯﹃¯)口水都要掉出来的丢人样了。她彻底无语:Mivian天天这么偷看自家小P居然这么久了还没耐受还未建立起免疫反应,真是需要脱敏治疗了吧这个?

 

       6.

 

       Cherry说很佩服她能把一句那么美好的“自此长裙当垆笑,为君洗手作羹汤”,都写得那么俗气。

 

       她说她就是这么俗的女人,不喜欢拉倒。

 

       Cherry听到这句突然就哑然失笑了,而她只好自觉失言:没办法她讲话就是这个模式,特别地不经大脑。结果自食其果地被Cherry盘问了句:麦麦都跟你讲了些什么?

 

       她:……

 

       看着Cherry越靠越近,被突兀放大的精致五官,大美人面前她再次紧张到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性短暂缺氧了。赶紧推开她,然后大喘气。

 

       Cherry说,要不要那么夸张,死吉吉。边说边掐她。

 

       她缺氧稍稍缓过来,开始大大地走神:Mivian那死女人的眼光真好,Cherry姐果然长得很耐看,古典的东方美妞,跟从仕女图上的走出来的那样,眉眼长长,言笑晏晏,顾盼生姿……?再来她词穷。估计要是会弹个琵琶、扬琴什么的,更加烟视媚行到不行吧?

 

       这种女子,美不但只,还要很有灵魂。不像李嘉欣。但这样反而是个麻烦,认真跟她处起来会要人命,无怪Mivian那只死精灵鬼“嚼完就松”。

 

       7.

 

       她本来跟Cherry和Mivian都没那么熟的,因为她是性格比较内向、很不善交际的那种人。若换了是平时,大概就真的见习过了就从此是路人吧,其实严格说起来应该是,见习的时候都不会有多大交集的了,但是——

 

       Mivian很好人咯。见习第三天轮到她跟着君老师学针灸,所以第二天放工之前,君老师专门抽时间给她讲穴位,让她先记好,第二天好跟着她练扎针。

        

       吉吉是个很笨手笨脚的娃,故而一听要实操马上就吓尿了。君老师讲了三次重点的穴位及扎针方法,吉吉愣是记了个乱七八糟。叶符当时也在旁听,但貌似她的接受能力比吉吉没好多少,而君老师又有病人来找,结果苦逼了,剩下吉吉和叶符大眼瞪小眼站在穴位图前干着急。

 

       简直郁闷,完全记不住哀,穴位图什么的简直跟天书似的,看得人头晕眼花地想死……吉吉内心焦躁万分地吐槽N多百字碎碎念。

 

       然后,麦麦师姐在这个时候很戏剧性地出现了——其实也没多戏剧性,估计麦麦师姐刚好去大治疗室看Cherry姐所以顺道路过而已。

 

       师妹在深究穴位图啊?

 

       是啊……师姐可不可以请教下?(终于遇到了救星!)

 

       君老师都要你们记住那些啊?

 

       百会、通天、膻中、气海、石门、天枢、肾俞、脾俞、足三里、血海、涌泉、阳陵泉……好像差不多了。

 

       商丘,还有三阴交。叶符补充。

 

       ……还挺多的,好像有好些都是贴天灸的常用穴位,今天你们不是也贴过天灸了,应该膻中、足三里那几个常用的就不用讲了吧,其他的我再从头给你们讲一遍吧。

 

       于是后来,麦麦师姐很有耐心地又反复教了她们三遍,直到五点半正式下班了,她才跟Cherry师姐一起走了。特佩服麦麦师姐在Cherry师姐都在一旁听到不耐烦的状态下,还那么好耐心教她们的敬业精神!而且麦麦师姐真的是好负责任的老师,点十万个赞没商量,果然人长得好看还性格好好,怪不得麦麦师姐有男人追——

 

8.

 

       Mivian怎么会有男人追?这件事讲起来就复杂到要死了。而吉吉怎么知道的,这个讲起来就更加是一匹布那么长咯。

 

       那天吉吉刚好跟君老师去病房看完个病人,然后回去的时候君老师说另外有事情要处理,所以让她自己先回治疗室。于是她就有点神游物外地自己走着。经过麦麦师姐的诊室门口,她的病人早就看完了,在跟什么人讲着电话。她那么无意经过,还是听到一句很赌气的话——

 

       “既然这样我继续深究我的双合诊,你继续做你的肛门指检,死钙烂玻璃真特讨厌,有本事别再联系!”……

 

       她当时考虑到麦麦师姐那么T的本质,以为她在跟她钙蜜电聊;想想又觉得不对吧是不是她幻听或者看错人了之类的:毕竟在医院这种公共场合,那么大胆地电聊这些问题影响真的不太好,顶着医生这种搞生命医学尊严职业的身份来讲这些话就更加是比较的那个,所以——她一定是还从刚刚的紧张劲儿中没有缓冲过来,才会听错了听错了听错了……

 

       结果,傍晚的时候再次从病房回来的路上,居然有幸一睹真人芳容了[囧]。

 

       原来真的有所谓钙蜜的现实存在的!不过,好像不太对啊?真容君实在是太阳光养眼的小帅锅了,简直比检验帅锅还要眉眼好看的存在,看起来一点都不gay气质的,所以貌似不是钙蜜?特别是从真容君来了就抓住麦麦就堵墙角上的行为来看?

 

       麦麦第一句就偏激到要死:“你放尊重点!”

 

       “淡定。我就来请你喝杯咖啡而已,不用反应那么过激。”

 

       “我烦死了你跟你哥那点破烂事了好么?还有你那个‘哥俩好’咧?他今天没跟来吧?他要是跟来了什么要求都免谈,我才懒得耗费时间跟你出去谈这谈那的,反正最后都没结果……”

 

       “喂,你说我啊?”阳光小帅锅二号人物出现了!这个看起来帅但是实在太gay了,不是说他气质很娘C,而是她看得出他是个1,但是他太爱耍酷了一看就知道是gay不可能straight,太不低调了哇。

 

       麦麦看着他一脸嫌弃,然后又一脸责备的表情眼神性质问真容君:他肿么会出现在这里惹!是可忍孰不可忍!她要发飙飙飙飙飙飙……

 

       “哎呀别介嘛,小麦给个面子一起出去喝杯啦,大家都想阿卓他过得好,一起出谋划个策。”耍酷君直接跟麦姐搭肩勾背+称兄道弟了。

 

       ⊙﹏⊙b汗,然后她就看着麦麦这么被他们掳走了。

 

       更戏剧地是,她回头就见Cherry也站在旁边不远处,大概也是刚下班,过来想找麦麦一起走,结果被人捷足先登了。

 

       “师姐。”她出于礼貌打了个招呼,然后速度想方设法要逃离第一案发现场。

 

       “……那个,是来找麦麦形婚的。她妈妈……”

 

       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听到这句话╮(╯﹏╰)╭但她觉得她还是假装她什么都没听到就开溜会比较好哀╮(╯▽╰)╭……[着草]……

 

       9.

 

       隔天午睡后,又早起。

 

       看到麦麦师姐又从大治疗室里出来,烟视媚行地踩着猫步往外走。这次穿得更骚包,一身的黑,小蛮腰露了小半截,带了藏式项链,有点说不出的味道。

 

       Cherry这次还追了出来,因为Mivian把手机落下了,所以Cherry急匆匆给她送出来。Mivian正好走到走廊转角处,一闪身带着Cherry就往角落的阴暗处一躲,压在墙上就是一阵亲热。

 

       她速度十二万分地警惕起来,觉得自己很有替师姐们把风的义务。于是搞得自己跟个做贼似的在门口东张西望,并且迫切希望随时随地都可以发起情的那两只理智一点速度结束。

 

       还好,也没多久的温存。她就没想明白,昨天傍晚下班之情Cherry还醋成那样,怎么改天没闹起来,两个人反而还黏得糖甩豆那样,真难解。

 

       热恋中的人果然都不可理喻到要死。

 

10.

 

       后来跟Cherry熟起来,有一次旧事重谈,炫耀般地跟她说起来,有一次你们偷欢的时候她还给你们把过风喲。

 

       Cherry说那次麦麦就是知道有你在,才那么大胆的。

 

       她说她真想说你们“把风费”啊,你们两只没人性的,都不知道当时她害怕你们被发现担心得要死。

 

       Cherry说,你怕什么,那个时间很少有病人会来那里的,男生们都还在睡觉,你当心教坏了你那个小女友啊?

 

       她马上辩解,完全误会,叶符跟她没那么好交情的,还说什么小女友太扯了。

 

       Cherry调侃,我跟麦麦那时候一直都这么误会你们来着的。

 

       她笑,“homo总是看全世界都觉得别人跟自己一样是homo?——白色蛙里面她认为最经典的台词。

 

       电影我没看过,Cherry说,不过你很明显也les我们还是能看出来的嘛。

 

       对啊,不然怎么会现在还有来往?

 

       Cherry神色间有几分黯然,也不竟然,如果不是麦麦后来调回附E工作,你去实习又再次碰上,可能就那次见习之后,我们之间都不会有什么交集了吧?那个假期你就来了那么几天的见习,走的时候我们根本都没有互留联系方式,如果不是偶然又见到,可能也就那样了的,你这种性格,哪里会那么主动去结交我们这种人。

 

       你们那种人?

 

       你应该蛮看不惯,会说我们每天都在一起高调秀恩爱之类的吧?

 

       ——她还的确是会。

 

       你就不觉得你们当时真的做得太明目张胆了些?

 

       当时的确正在热恋中。

 

       我还以为你们在一起很多年。

 

       哪有,麦麦不过比你早了一个月来。而且她们也没做多出格的事,麦麦其实思想很传统又保守的那种,坚决不赞同婚前S行为。

 

       婚前S行为?

 

       也可能是我自作多情……我早该料到她没想过要和我结婚。但我知道她一直想到国外发展,我当时还以为……

 

       (嗯,以为她会带你到国外结婚)

 

       当然她只是内心这么想,并没有说出来,明显not my business的话,她也懒得自惹麻烦。所以她故意扯开话题,既然没做什么,怎么会每次睡完午觉都那么惹人遐想的慵懒样子咧,简直迷死人了。

 

       Cherry马上赞同,你也这么觉得吧?特别是麦麦每次抱着枕头、棉被,踩着人字拖离开的时候,我特爱偷看那样的她,你不觉得很想李后主在菩萨蛮里,写和小周后偷情的场景?

 

       她说,“教君恣意怜”的那篇?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你们康复专业的是读书的时候特别得闲,还是你文学功底实在太好,亦或是说你这个家伙关注的重点实在太不要对了?你怎么会被些这样的黄色诗词?

 

       那里黄暴了,这个明显很美啊好不好。

 

       不好,偷情哪里好了?伦理败坏,道德沦丧……

 

       师妹你有没有那么夸张。

 

       师姐你每次想以势夺人的时候,都欺负我叫我师妹。平时明明左一声吉吉又一声吉吉不知道叫得有多亲切。

 

       哀~

 

       你叹什么气啊?

 

       真可惜此亲切不是彼亲切,我们再好都只是闺蜜,麦麦该失望了。

 

       ……她最害怕遇到Cherry这种女人的了:她能无声无息地洞察旁人的一切心机,实在让人觉得深不可测的可怕。

 

       11.

 

       《菩萨蛮·花明月暗笼轻雾》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无论是崇光还是嘉敏,都是Mivian可以轻易驾驭得了的角色吧?所以,她才觉得不难理解,Mivian为什么是个男女通吃的T,虽然她一直觉得要她去喜欢一个BI会很难,但是因为是Mivian,所以一切都有例外吧。Mivian对她的吸引总是那么莫名其妙,她解释不了,她知道,Cherry也解释不了的。

 

       有些人遇到就是你一生的劫。

 

       有些感情的确就是,在最好的年华遇到,其实是命运对你她开的玩笑,而非祝福。虽然她们可能过了很久才明白这个道理,但那段曾经拥有过的感情却足以羁绊余生。

 

       她无端就想起那句,在《全蚀日爱》的影评里看到过的一句话“那是十九岁,还不知道如何去爱,却已经历了一世绝恋的他。”

 

       但是经历这段感情的始终不是她。大概Cherry才更有资格衬得上上面那句。而于她而言,大概也只能羡慕地慨叹矫情的一句“但凡能彼此经历,都是值得感激的一叶舟”了。

 

       ——还是应该心怀感激的。还是应该要感激的。对这场人生,能认识到你,她还是需要心怀感激的。

 

       12.

 

       见习的最后一天,要待在大治疗室帮忙。其实真的很无聊没什么可做的,所以大半的时间都留着来叹空调或者是与师兄师姐们吹水吹到口水花喷喷——谁叫周五来做PT\OT的人都少得那么凄凉,实在闲着大家都无聊哀。

 

       麦麦师姐也老早就过来了,见到她就叫她小乌鸡,她莫名其妙就被“叫鸡”了,简直奇囧了这件事。

 

       细师兄很坏地问,师姐为什么要起这样的花名给师妹。

 

       麦麦师姐很坦诚地说,因为吉吉喜欢穿黑色,来了5天每天见她都是穿了一身的黑,好耍酷的喔。然后,黑色的吉吉(鸡鸡),不叫小乌鸡还想被叫什么?

 

       Cherry表情很无奈地看着麦麦,像是在看一个长不大胡闹的孩子似,带着那么分的宠溺。

 

       麦麦师姐马上又得瑟补充,跟你很配啦查睿宏,一红一黑嘛,不是有本经典名著就叫作红与黑乜,你们两在一起简直绝了。

 

       查睿宏,她终于明白之前在那个治疗单上看到的那个签名是谁的了。怎么都对不上号啊,那么女人味十足的师姐,居然那么倒霉催的有个这么男人婆的名字o(╯□╰)o

 

       师妹看到你表情那么扭曲,想必你也知道你Cherry师姐有个都么爹坑的名字了吧,她简直被她家粑粑麻麻坑了那么没爱的。从小到大你问问她,有多少个人是看着她名字把她误会成男孩子的?所以,Cherry Red你快点感谢我啦,给你起了那么女人味合适你的名字。很完美对不对啊小美女?麦麦边说边状似亲昵地搂过去。

 

       Cherry挣扎开来,狠狠地在麦麦小臂上掐了把,叫你坏,叫你没分寸,叫你口无遮拦!

 

       麦麦师姐很委屈,Cherry Red真的很好嘛。

 

       ……讲起Cherry Red我只想起了生理病例讨论的时候,老师讲的那个CO中毒嘴唇的颜色。她插了句。

 

       麦麦师姐好像找到了知音一样高兴,对啊我就是想起了那个。美女美女都美如蛇蝎么,美好的颜容让你迷醉,就像CO不知不觉引起中毒那样,症状出现的很美,但是毒性实在太致命。这个名字明显在告诫她们喜欢美丽的人或物,都是要付出代价的。简直风险与收益同在哀。

 

       师姐按你这个说法还是有收益的嘛。细师兄从来都是不怕死的那个。

 

       ——很明显收益很大,麦麦师姐很餍足啦,看那个女人一副为爱痴迷为爱狂的模式。这两个人,一起没救了吧?爱得如此狂热……

 

13.

 

       事情最终走向不可逆转的结局,似乎很久之前就埋下了伏笔。只是命运明明早已昭然若揭,她们却假装对一切无动于衷地粉饰太平,毕竟面对现实是太困难的一件事。

 

       五天见习结束,她们没有互留联系方式,甚至连个正式点的道别都没有,她就完完全全地消失在她们的生活里。再见,已经是一年半后,她到附E实习。

 

       实习的时候一如既往地因为自己的冒失性格做糟了很多事情,如果没有Mivian帮忙,难以想象那段日子她要过得有多么狼狈。而后,她们之间的交情,其实也是自那之后才好起来的吧?总之感情循序渐进地发展,自然而然就发展到那个地步了,她发现她成为了那两位的好友,并且一点点地融入到她们的生活里、参与到她们的生命中。

 

       其实是蛮美好的事,毕竟从性格上而言,她还是很喜欢她们两位的;而且她至今还单着,除了和她们相处,也不需要另费心机去谈恋爱陪gf之类的。反正闲着也就闲着了,不如多跟朋友处一起。不过,令她有些隐隐不安的是,她跟她们相处得越密,越发现她们之间其实……未必如同她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如漆如胶。

 

       似乎早该料到,但又一直想不明白,觉得这挺不应该。真郁闷时间就像不可逆的催化剂,把她们的感情毫不留情摧毁至无可修复的绝境。还能去追究什么,明明都没意义了。谁叫感情是这个世界上的最无法勉强。

 

       Mivian想出国,这点她和Cherry都早就意识到,但她跟Cherry都以为如果有这样好的机遇要出国发展,Mivian一定愿意提前跟Cherry商量和Cherry一起过去的,毕竟国外不管怎么说环境都会相对好一点,对les同婚之类的,态度应该会比较的看得开之类。

 

       直到Mivian跟她暗示,想让她“接手”Cherry姐的时候,她才十分后知后觉地发现事情不对劲了。她绝对是态度坚决到不行地say no的。不是说她没有爱上Cherry的可能,而是她无法从根本上认可Mivian的这种做法,所以她……

 

       总之,死局。

 

       ——你不是说你最爱Cherry Red么?可如今……怎么会?怎么会……呢?

 

14.

 

       Mivian其实也是懦夫,走得一点都不勇敢,甚至不到临出发前的那一晚都不给Cherry发短信。Cherry三更半夜给她打电话哭得一塌糊涂,吓得她醒了就往她们家里赶。到了发现Cherry哭得那个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哦,她再铁石的心肠都hold不住……哀,何必……Mivian这个人还真是……

 

       Cherry哭了整整一晚,嘴里在念着,她已经在飞机上了……她要去澳洲……她还是还他一起去了……

 

       很久之后才了解到真相,Mivian真的是和之前那位真容君一起去的澳洲。不过Mivian始终没和真容君在一起过(指感情上),这点她是能确认的。Mivian跟她说,她跟Cherry分手跟其他任何人都无关。是她们之间自己的问题。

 

       Mivian说,你不会懂的,吉吉,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你懂不了的。

 

       她反问,你欺负我到现在还没谈过一场正式的恋爱啊?

 

       Mivian说,谈了恋爱,你或者能懂你个你的那个她之间的那些恩爱纠缠,但是我跟Cherry之间的,你还是不能懂啊。

 

       很久之后,她将Mivian的话转达给Cherry听。Cherry说,我也不懂。可能从头到尾都懂的,就只有Mivian一个人了。

 

       她沉默了下,然后说,麦麦她,也未必能懂吧。

 

       ——即使这段感情对于你们俩来说都足够地刻骨铭心,有些细节你不能懂就始终不能懂,不然又怎么会说:

 

       “还不知道如何去爱,却已经历了一世绝恋”。

 

       或许也就这样了。

 

后记:

       阿Pok听完成个故事,突然很装b地讲佐句——

       哩个世界上的眼泪太多,你系唔会明得噻噶。(这个世界上的眼泪太多,你不会懂的。——叶芝)


       她问,你仲乜突然间咁感性?


       Pok话,傻婆啦,你以为哩句系她自己原话?哩句系叶芝的诗。PS你唔会连叶芝系边果都唔识吧?


       她:……


       Pok:好吧,我终于可以理解你为什么不知道Cherry Red有处女红的意思,以至于你用那么黄俗的词牌作为你的文章题目这件事情了。

 

       她:……(被人取笑没有英文文学功底真是囧郁闷的事)

 

       然,如果她真的最爱处女红,她为什么不接受了Cherry姐?Mivian跟她什么都没做过,把她原封不动就让她了。她要是真那么纠结那个问题,她早就hold不住没有原则不顾底线地跟Cherry在一起了,何苦重新在茫茫人海中再找?

 

       即使在les中,很多人都会推崇这样一句话说,陪伴是比性更美好的事情,但若不能喜欢,真的就不存在,可以去勉强的可能,谈及性就更加只会是无稽之谈。

 

       总之……总之。

 

       毕竟当初说,最爱Cherry Red的那个人,不是她。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