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痛很多年但觉不是病

肯定不是好人-.-

我解释不了那天在爱丁堡的街头,听着喧闹民乐,人潮海海拥挤如山,为什么我会莫名想你想到想要抓住你衣领把你拽到眼前好好吻到呼吸暂停。

我其实惯性温柔,偶尔小粗鲁一下,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我想你,爱着你,爱到,好爱这样的自己]

——感谢你存在我的忆想惦念里,让彼刻我得以用灵魂拥抱活着的内心。

评论

热度(1)